女神蓝兔。(凹凸,开宝,盗笔,京剧猫,火影,梦幻)cp很杂。是个喜欢产粮和吃粮的透明写手。

  君晓  

未故(8)

哇,我觉得有反社会倾向诶(bushi)

好吧好吧,这章的确部分在黑星星球的部分人民(。)

毕竟脑残无药可医(。)


捌:

“我也是直到你来才想通的。”邪恶走到无声躺倒在地上的天真旁边,伸手扼住对方咽喉,五指蜷了蜷,最终还是松开滑向对方左胸前,“打你重塑本体回归到他身边那日起,他就明显不对劲……”

伽罗静静地看着天真的“尸体”一点点消失,最后彻底化为虚无,他低声道:“是的,我以为他只是……”

顿了顿,他吐出一口浊气,“不,这都是我的错。”

邪恶转了转肩膀,又来到古人身边蹲下,继续头也不回地说道:“阴差阳错,有人开启了这个病毒,而本体就成为了供体宿主。”

“一周前,两周前……谁知道呢。”邪恶耸了耸肩,“反正他一直都是最合适的滋养源,只要病毒被开启,他被找上也就是时间早晚。”

伽罗指甲无意识地抠进肉里。

“他是最大的宿主,同样也意味着他是一切的源头。”邪恶终于挺直站好,地上只剩干掉的暗迹,几具“尸体”都消失的无影无踪。而邪恶本人则重焕光彩,身体的伤口在悄无声息间全部愈合完毕。

“只要他‘消失’,一切都会结束。”

邪恶转过头直视伽罗,嘴角勾起玩味的弧度,“你舍得吗?”

——为了守护星星球,而选择牺牲小心超人。

战神伽罗,你舍得吗?

“不……一定还有其他的解决办法!”甜心超人眼角聚集了一团晶莹,她咬紧牙关,“绝对、绝对不能放弃小心超人!”

大大怪阴阳怪气地说:“看起来星星球的守护者——甜心超人,已经放弃了星星球呢!”

花心超人疲于应对怪兽,腾不出力气和对方斗嘴,但也不代表他就能无声接受,“屁……!本主角、第一个反对!小心超人和星星球,哪个都不能少!”

开心超人挥出拳头,“就算小心超人是病原体,博士也一定有办法解决的!我们作为同伴,现在的任务就是维持局面,等博士研制出解药!”

粗心超人迅速上膛,“没错!我们谁都不会放弃的!”

大大怪狞笑,“可惜啊,你们觉得星星球的人民会选择哪一种方法呢?”

四超人一怔。

大大怪后退一步,露出身后黑压压的人群,他转身高声喊道:“你们的超人要为了一个人而抛弃你们!抛弃星星球!他们不配称为守护者!”

花心超人立刻反应过来对方的诡计,他狠狠锤向地面,“可恶……”

腰间的伤口还在流血,他只能勉强半躬着站起来。

甜心超人坐在泡泡上飞向人群,想要安抚一下人群,“我们并没有放弃星星球……”

“但是已经被感染的人可没有时间等宅博士研制出解药。”大大怪迅速插话道:“更何况,解药能不能研制出来都是一回事,这段时间里感染者造成的损失又要有谁来陪呢?”

人群便又愤慨起来,甜心超人举手无措,最终只能颓然后撤。

粗心超人下意识后退一步——枪里的弹夹已经被打空了,他身上的备用弹药所剩无几。

开心超人伸出手,却被视线里熟悉的面孔而骇住。

曾经把手言欢的朋友露出嫌恶和愤恨的表情,对象却是自己。

该说陌生吗?那种神情?

——然而实际上,他们却再熟悉不过。周而复始地往来,欢迎和厌嫌未曾定格。

开心垂下手臂,突然觉得自己以前做的一切都失去了意义。

……小心超人他,一定也是这样的心情吧?比起更不善言谈的他,他们都已经算好的多的了。

——“是你们、是星星球的所有人害的小心超人变得邪恶,最终黑化的!”

果然没错呢。

“可是……那可是我们的同伴,是我们的亲人,是我们情同手足的兄弟啊!”开心超人抬起头,满腔痛苦压抑不住,湿润了双瞳。

花心超人无言偏头。

人群在大大怪地带领下整齐划一地喊着“赶走病原体小心超人!”“放弃星星球的人没资格做守护者!”诸如此类的口号。

星星球的人民总是在喊口号一事上做的格外团结。

正与小心超人缠斗的伽罗听到喊声后不自觉跑了神,被小心超人一刀划破侧脸。

他像是早有预料般,并未有过多反应,只是轻轻叹了口气。

“我怎么会舍得呢。”


评论(2)
热度(14)
© 君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