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蓝兔。(凹凸,开宝,盗笔,京剧猫,火影,梦幻)cp很杂。是个喜欢产粮和吃粮的透明写手。

  君晓  

未故(番外)

本篇为邪恶视角,意识流注意!!!!

邪小是刀子,伽小是糖√

含有对正篇部分设定或细节的解释√

以上,望食用愉快√

番外:

小心超人有无数个分身,但唯独其中四个产生了独立的意识。

他们既是小心超人本人的映射,又是独立于小心超人之外的存在。

他们是小心超人最典型的四个性格偏好的夸张范例——抑或说,他们是小心超人该性格的集合体。

但唯有邪恶,产生过背叛的心理。

——邪与正,大概注定要历经一番类似的对决吧。

邪恶漫不经心地想着,他应当是本体最厌恶的存在。

本体是正义,是善良,是星星球的守护者——坚毅,是美好的化身。

而他是邪恶。

他本就该与本体对立而存,彼此相生相克。

他们都是禁锢彼此的枷锁,谁也不能就此挣脱肆意而活。

不是有人说,这世界比你自己更了解你的,就是你的死敌吗?

那他大概是以本体定位为死敌了,所以当伽罗牺牲后,所有人都对小心的表现而不理解,唯有他冷眼旁观着,却分明看的一清二楚。

——那可是伽罗啊。                                                                                                  

伽罗对小心超人的意义是什么?或许连他们本人都说不清。

但邪恶知道,但凡有一点能够让伽罗重生的可能性,小心超人都愿意付出一起去交换。

从最初的不能接受,不敢接受,不愿接受,到慢慢的麻木,冰冷,绝望……

是看开了吗?

邪恶露出嘲讽的笑容,他躲在那个人外表如钢铁般坚硬的内心里,伸出手一碰就是满地的碎渣。

中空的内力堆砌着腐朽的脆弱,他不知道这个人能坚持着工作到什么时候,但他一旦选择了休息,即是命尽之时。

机器人为什么会心痛呢?如绝望这般情感,早就该灭绝的——

——像“爱”这种奢侈的情感,早就该灭绝的。

邪恶感受着源源不断涌来的力量——这是由于小心超人负面情绪太多堆积造成的,小心超人的负面情绪便是他的养料,促进了他的成长——却愈发体会到自己的无力和渺小。

全部、全部都是因为那个人。

因为伽罗的牺牲。

邪恶静静地看着,看着小心超人怎么一个人走过不被人理解的街道,怎么一个人挨过无眠的长夜,怎么一个人沉默着应下所有指责,怎么一个人遥望远天去寻找战神化作的星星。

他陪对方度过了最艰难的年岁,却无法提供任何有力的安慰。

邪恶拼命压抑着侵入小心超人本体的病毒,一面不得不认了输。

啊呀,果然只有那个人可以最轻易地挑起小心超人的所有感官情绪呢。

他这么想着,一面因疲于应对而终是让病原体在体内肆虐开来。

邪恶拼尽全力打破了分身系统,四个独立意识的分身不受控制地放出来,自然也包括他。

受本体的病毒影响,他们四人也都被感染了。但正因为病毒的特殊性,邪恶毫发无损。

他本来就是恶,且是小心超人的罪大恶极,他还要怎么黑化?

本体在分身系统损坏后没多长时间便彻底进入感染模式,古人天真和反叛也都自相残杀发起了无差别攻击。

邪恶卡在本体感染后的短暂昏迷期间把他锁在了地下室,自己则将剩下三个分身引诱到走廊一一解决。

死亡的分身不会有生命危险,影响到的仅是他们的意识形态,通俗而言即记忆部分会受损。

他们同为小心超人的分身,彼此互为最佳补给品。所以邪恶在受伤后可以通过吸收另外三人的意识能量进行恢复。

他知道有一个最优方案可以解决小心超人的病毒问题,但是他需要一个值得信任的队友。

于是他将目标转向伽罗。

老实说他对伽罗的感觉喜恶参半,本体对于伽罗的感情自然要对于他这个分身有影响,然而身为和本体几乎成为对立的存在,这份影响也多是双面性的。

他很讨厌超人们所谓的大爱。

他是邪恶,他也只不过想保全一人而已。

为此付出一切,背叛一切,他都在所不辞。

然而小心超人和伽罗不是。

他不理解两人的关系——至少他本人认为他是绝对不能理解的。

所以他问出了那个问题:

——“你舍得吗?”

但他们彼此心知肚明,如果真的面临这种选择,伽罗和小心的结局不言而喻。

即便如此,伽罗仍然回答了:

“我怎么会舍得?”

这大概就是对于他们而言,最浪漫、也是最自私的回答了。

哪怕这份自私显得如此不起眼到可怜。

邪恶看着他,低声自嘲道:“我果然不能理解啊。”

之后的事情也就顺理成章,他选择相信伽罗,邪恶的方案得以顺利进行。

身为本体的邪恶集合体的他,只需要把本体的邪恶全部引到自己身上,病毒也就自然而然地一并引过来了,届时只需要一旁的伽罗看准时机将他连带着病原体一同斩杀,一切就都结束了。

他给伽罗说了很多,却独独瞒了重头部分。

正如前面所讲,意识形态存在的他们,死亡不会导致他们的消失,只是会影响到部分记忆。

能够和病原体陪葬的记忆,自然是对于邪恶而言最重要的记忆。

……也不过是那份多余的、奢侈的“爱”罢了。

伽罗成功救赎了小心超人,邪恶静静地望过去,依然摆出那副不能理解的表情。

邪恶终究是邪恶,从始至终,未曾向善。

                                                     ——完


评论(2)
热度(42)
© 君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