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蓝兔。(凹凸,开宝,盗笔,京剧猫,火影,梦幻)cp很杂。是个喜欢产粮和吃粮的透明写手。

  君晓  

搞事情的七夕贺文,all瑞!all瑞!!!!!

算是给约稿的小天使的彩蛋惹,希望喜欢……

是all瑞——!!!!!

甜不甜什么的……看完不就知道啦XD

悄悄说一声,有影子的室内可不会通亮一片哟?

咦,我才没有说什么重要的事情!

那么——祝食用愉快啦!




听说七夕节就是用来搞事情的?

凯莉大佬露出了神秘的微笑。

——嘘~

大家千万不要告诉他哟~❤

正文:

今天一大早起,格瑞就察觉到一股奇怪的蜜汁氛围。

头发是白色的,发带是黑白的,皮肤是纯白的,衣服是黑白的……

等等我的原谅色裂斩为什么也是黑白的?!

格瑞皱了皱眉,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开什么玩笑,睡一觉醒来就来到新世界了?

他凭借多年来被恶趣味的创世神锻炼的强大的内心而稳住了神,沉默地一如往常穿衣洗漱。

——哦,除了莫名提到堪比一眨眼换衣特效的神速。

于是金推开门来叫他吃饭的时候,格瑞正对着穿衣镜前沉着脸思考人生。

“咦格瑞你今天起得好早——”金似乎有点失望,小声嘀咕道:“错过了格瑞的睡颜福利呢……”

格瑞:“……???”

他一脸懵逼地看着推门而入并且无比自然地想拉他去吃早饭的金,不得不清了清嗓子开口想要恢复一下自己几乎要崩溃的三观,“……金,你为什么在我的休息室里。”

金扬起一个阳光max的笑容,“格瑞你在说什么呀,这是咱们家啊。”

格瑞:“……”谁跟你是咱们,你我只是纯洁的发小关系好吗,能不能不要说出这么带有歧义的话。

格瑞:“等等。”

他似乎终于有些意识到自己身处的环境似乎不太一样了,“……我记得我在寒冰湖过得夜。”

金把格瑞的褂子拿出来,又去翻箱倒柜地找着什么,头也不抬地回道:“那家特色游乐园的确不错啦……不过反正咱们家离得这么近,用不着特意找里面的宾馆去住啦。”

他惊喜道:“找到了!格瑞——你果然还留着呢!”

格瑞:“……什么?”

他脑子里还浑浑噩噩地过着方才金说的话,寒冰湖游乐园?哪家老板这么想不通把地点开在那里?经过裂斩的允许了吗???

金把毛茸茸的脑袋凑到他脸前,邀功一般举着手上的东西,“就是这个啦这个——金色箭头的避x套!你看,我就说过你会喜欢——jhah¥5&*hu#???”

格瑞赶在听到什么更爆炸的消息之前及时地捂住了一脸纯洁天真的自家发小的嘴。

格瑞:……还有比这更震惊的消息了吗?

像是为了响应格瑞的悲鸣,卧室门被人粗暴地推开,另一个同样是毛毛糙糙的金色脑袋挤进来,一脸不耐烦地开口:“格瑞你怎么还不下来做饭啊。”

格瑞:???

嘉德罗斯又把视线投在仍然黏在格瑞身上的金上,啧了一声后开了口:“渣渣,不要老是缠着格瑞,你的时间已经到了。”

金恋恋不舍地站到一旁,连耳朵都耸拉下来,委屈巴巴地说:“好吧……反正晚上我要第一个!”

嘉德罗斯冷哼一声,“本王愿赌服输——比起我你倒不如去担心另外那个会不会耍赖。”

格瑞:“……”你们当我死的吗?????

格瑞扶着自己岌岌可危的三观强作淡定地开口:“晚上……什么?”

嘉德罗斯坦然地说着完全不符合未成年设定的18x的话:“当然是做爱啊!”

格瑞:“……”滚吧我还要什么三观,塌了塌了。

他还没来得及再发表什么意见,鱼贯而来的两人便再度打断了他出声的欲望。

安迷修系着围裙一脸无奈地说:“格瑞难得晚起,让他再睡会吧……我已经做好饭了。”

嘉德罗斯立马回道:“我才不要渣渣做的饭——我要吃格瑞做的!”

格瑞:等着饿死吧,就算有未成年保护法我也不会给你做饭的。

金摆出乖巧的表情,“赞同安哥!格瑞这么辛苦,还是不要让他再劳累了!”

格瑞:……真希望你说的辛苦不是因为我想的那个该死的原因。

倚在门框边的雷狮嗤笑一声,“小屁孩儿果然什么都不懂,一点长远的打算都没有——你现在吃不到格瑞做的饭,晚上可以直接吃他本人呀。”

格瑞:……滚。

嘉德罗斯瞬间炸毛,“你这个渣——渣!有胆再说一遍!”

安迷修显然已经习惯了做和事老,他摆着手给两位顺毛,“格瑞还在这里……”

格瑞:没事没事我现在真的一点都不介意看你们窝里斗真的,能看你们两败俱伤打的连抬手的力气的话有我会非常开心看戏的。

格瑞:……屁才没有窝啊我怎么就这么自然的接受这是一窝的设定了???

但显然嘉雷二人也意识到了,一个耸肩一个冷哼便结束了这场对峙。

最后还是金开了口:“格瑞想说什么嘛?”

格瑞:“……”对不起我现在语言系统跟着三观一起返厂重修了暂时还没修好我什么话都不想说。

他被围在四个人中间,两个咋咋呼呼的金毛还在争论到底谁该先享受下午和格瑞特定的摩天轮情侣票(因为格瑞不是很喜欢这个东西所以限定七夕仅陪一人坐一次),雷狮在一旁几次偷袭格瑞的腰都被他毫不留情地狠狠拍开,最后只能撇撇嘴捂着被拍红的手偷瞄那人衣领处露出的锁骨,一边还给争论的两只煽风点火,随时准备趁两人吵的把脑子打绕时占个便宜。安迷修絮絮问着格瑞日常的关心话语,一边又要劝差点要动起手的两只小朋友,还得看住总想动手动脚最不济还得动动嘴搞事情的大朋友,差点没唤出凝晶流焱把对方按在地上来一发奥义!冰与火的极限!

“哼,你们这些渣渣,根本不配拥有格瑞这样强大的美人——!”

格瑞:受不起受不起,真是谢谢您抬爱了。

随即他被唇角的触感猛地一怔,不可遏制地退后捂着嘴,偷袭得逞的金毛探出舌尖露出一个狂傲十足的笑容。

“呜哇——!嘉德罗斯你犯规!”

“啧,臭小子——!”

“喂喂嘉德罗斯你的次数早就用完了吧——!”

开什么玩笑——!

格瑞再也压不住脸上烧起来的温度,他几乎有些落荒而逃一般抬起裂斩反手劈下。

——这一定是一场荒诞的梦。

黑幕被撕裂开来,格瑞闭上眼,眼角传来刺痛,他眨了眨干涩的双眼,再度迎来光明。

……果然是虚惊一场啊。

格瑞长长呼出一口气,能够坦然自若地向他介绍新品避x套的发小怎么看都太惊恐了好嘛。

……还有什么偷袭亲吻卖萌撒娇要吃他亲手做的饭的嘉德罗斯,假的,都是假的。

他抬起手,看着已经恢复正常肤色的皮肤,终于彻底的放松下来。

“醒啦?来点温水还是热牛奶?”

格瑞:“……?!”这艹蛋的世界还没完?

他僵硬着身体转过去,对上另一双同样为紫色的双瞳。

雷狮笑起来,颇有些色情地舔了舔上唇,“昨晚做的有些过火……你哭的嗓子都哑了,就先别开口说话了吧?”

格瑞:“……”我有一句mmp我一定要说。

但他的确是发不出来任何声音,嗓子里火燎燎一片。

雷狮便一副很自然的模样低下头与他接吻,熟练地伸手按下他所有的反抗。

阳光透进来,打进室内,照出一片亮堂。

 


评论(15)
热度(232)
© 君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