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蓝兔。(凹凸,开宝,盗笔,京剧猫,火影,梦幻)cp很杂。是个喜欢产粮和吃粮的透明写手。

  君晓  

便是此间少年狂

我流雷安www

 @雷安jiqing九十分 


壹:

“雷狮,你究竟要任性到什么时候?!”

坐在镀了一层黄金的屋顶上的少年肆意地晃荡着两条垂下的长腿,被利刺划开的裤脚带起呼啸的风声。

他低下头,隔着数十米的气流层,遥遥向下面衣容华贵的男女投去一个张扬的笑容。

“到我——满意为止咯~”

贰:

“真是天真……”喝的醉醺醺的好友终于向他吐露心声,一直坚定的道义被同伴百般嘲讽。

“根本不可能,”好友露出了发自内心的嘲讽,“这里又不是乌托邦。”

他没有喝酒,意识也清醒的很。虽然一向被称为呆板的古木,但他毕竟还是对周围人的态度多少有点觉察的,纵然是和自己一向交好的朋友,也毫不意外这样的坦白。

“你打算坚持到几时啊,真就这么到一直入土……?”

他弓着腰艰难地把对方半背半掺着拖起来,乍听到这么一句,也就将再熟悉不过的回答顺出口。

“至身死力竭。”

叁:

安迷修和雷狮在一起的时候几乎所有和他们相熟人都怀着既震惊又理所当然的复杂心情送上了祝福。

“论两个性格截然相反的男人是如何从相杀相爱转为打情骂俏的???”

雷狮撬开啤酒盖,往后一仰把伸直了双腿把脚搭在桌子上,偏头就着厚厚一层辣酱用牙撕下来一长条羊肉,然后含糊不清地开口:

“还能怎么搞……从床上搞得呗。”

他嘴角翘的老高,眉眼里全是不加掩饰的洋洋得意,“没有什么是一场SEX不能解决的事,如果有,就再操一顿。”

他懒散的眼神倏然凌厉起来,散漫的视线聚焦在一点。

雷狮与刚刚推门而入的安迷修对视着,一边舔了舔嘴角喑哑了嗓音,“……那种能把人操到失禁的,就刚刚好。”

安迷修不知道他们之前在谈论什么话题,但凭借多年来相处的经验,他本能地觉察到一定是什么具有危险性质的坏事。

他也就从善如流地回敬了一句:“那么在下一定会在之后将其绳之于法——并不介意用一些手段让其再不能人道。”

雷狮就捧腹大笑起来,窝在沙发上用手提刷论坛的凯莉神色负责地将目光游移在两人之间,安迷修早已对这种尴尬莫名的情况熟悉地不能更熟悉了——托雷狮的褔——也自然不会过多介意,向凯莉礼貌地打过招呼后就径直走向雷狮,毫不留情地把对方的双腿推下去,连多余的牢骚话都懒得讲,拧开方才买来的矿泉水用力塞进雷狮嘴中。

好在雷狮也已料到,早早直起了上身,抑制住发笑的冲动,这才避免了被呛死的悲剧。

“我老是觉得你之所以答应和我在一起,就是为了能在近距离更有机会害我。”雷狮把瓶子从牙关里拔出来,面部表情都因为酸涩的牙龈而变得狰狞。

“是吗,你终于察觉到了啊恶党。”安迷修面无表情地用着捧读的语气回道:“所以还是小心点——”

“小心点你的谋害手段?”雷狮突然凑近,鼻息带着调笑的意味尽数喷洒在对方较常人而言略显黯淡的皮肤上。

“小心点你那张嘴。”安迷修熟练地反手控住对方摸过来的爪子,他有些不适地眨了眨眼,辣椒熏得他眼泪都要溢出来了,“早晚会惹尽麻烦。”

“狮子从不会畏惧蝼蚁的愤恨。”雷狮耸了耸肩坐回去,他瞥了一眼正拼命缩进角落假装自己不存在的紫堂幻,面无表情看着书毫不因外界有所动的格瑞,吊着棒棒糖大大方方观看他们二人互动而露出玩味微笑的凯莉,最终还是落在了他侧前方理着自己衣领的安迷修身上。

“一头狮子却不敢招惹狼群。”安迷修连白眼都懒得翻了,他坐直了身子——那块腰板鲜有弯下的时刻——开始整理资料。

雷狮撑着下巴,有心给他捣乱,“那你是想承认自己更倾向做一匹狼咯?”

安迷修这下连多余的眼神都不愿分过去了。

“我是人,雷狮,就算真的要比作什么非人的选项——”

他半侧过头把刚才从对方兜里摸过来的烟盒夹在两指之间冲其晃了晃。

“——至少也该是一匹烈马。”安迷修满意地看着雷狮瞬间黑下去的脸色,他颇有几分愉悦地说:“配得上最勇往直前的骑士的那种。”

目睹全程的凯莉啧了一声,摇了摇头将注意力放在电脑上,十指把键盘敲得噼啪响。

“关于我身边那对狗男男不得不说的事情。”

肆:

有人在追求规则。

有人在向往自由。

自由者妄想打烂一切束缚的规则,规则者意欲建筑囚禁自由的堡垒。

他们两败俱伤。

伍:

——或者,他们终将相融,汇成一体。

陆:

起初的雷狮和安迷修的确是打得火热,字面意义上的那种。

雷电透过皮肉灼烧着内里的脏器,血液滚烫,沸腾着涌出喉咙。

利刃划破两侧,同步卡在人体的致命处。贯穿伤汩汩淌出温热的液体,一点点凝固在破烂的布条上。

他们之间的争斗似乎从来都与“适度”和“留情”无关,在彼此的界限内用尽一切手段欲将对方除之而后快。

……怎么就在一起了呢?

雷狮把安迷修压在身下的时候,全部没入的时候,浊液倾尽的时候,甚至都还有些恍惚。

安迷修从不会轻易服软认输,就算是在床上亦然。坦白后的两人做爱时也常常要进行一番你死我亡的争斗,最后还没等到进行就已经气喘吁吁汗流浃背,这才将将迈入正题的第一步。

向来坦诚的骑士在对爱情一项也十分坦然,他接受并表达了相同的爱意,但却不肯为此将自我退让哪怕一分半毫。

“如果我因为骑士道里对爱情的原则而违损了我尽忠的骑士道——那我又何必遵守骑士道里对爱情的原则?”

雷狮更是不会愿意委屈自己归束于规则,无论如何都不肯让步。

“让狮子服从羚羊定下的规矩?——真是笑话。”

他们的爱恨一如最初那般鲜明而强烈,未曾断绝。

柒:

雷狮很讨厌宫廷里守旧的老头子,那帮人行事言语向来如封尘的棺材,毫无朝气。

安迷修也从未喜欢过叛逆的熊孩子,为了所谓的证明自我而挑战底线扰乱规则的行为幼稚至极。

捌:

但他们皆是彼此眼中的另类:安迷修在被尘土蒙盖的墓地上如此耀眼,他的十字架如同被神亲吻,眷顾着,给予了他最高贵的祝福。他是身着圣铠的骑士,手中长刀所向,便是光明降临的福祉。

雷狮将俗世的雍容华贵随意地抛之身后,连同那些常规定理。但他绝非是一时兴起,纵然玩世不恭也有着绝对的底线和仅属于他自己的一套规矩,行事既出常人意外,又在熟人的意料之中。

一如世间未曾绝对的矛盾。

玖:

雷狮终于还是凑过去亲吻了安迷修,他探进去软舌压在对方的舌头上面,又邀着对方一同搅弄出水声。

安迷修瞪他一眼,拉着人拖进隔间。凯莉高高扬起一边的眉毛,等两人关上门后就忍不住出了声:“噫——年轻人啊,火气就是旺。”

紫堂幻默默点头附和。

格瑞似乎是想到什么不太美好的记忆,神色微妙。

隔间的吸音板是雷狮之前新装上的,再激烈的声响都会被吞没的一干二净。

凯莉瞟了眼时间,勾起唇角。

——还不错嘛。

然后雷安两人就再也没出来过。

拾:

到底是年少轻狂,戎马倥偬,最是肆意。

——所以敢恨亦敢爱,不介其他。


评论(3)
热度(53)
  1. 雷安jiqing九十分君晓 转载了此文字
© 君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