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蓝兔。(凹凸,开宝,盗笔,京剧猫,火影,梦幻)cp很杂。是个喜欢产粮和吃粮的透明写手。

  君晓  

14 纹身/穿孔/等等(嘉瑞)

几乎已经不算车了……大概不会被屏蔽?????

好的,刷爆all瑞,我开始了(住手)




14 纹身/穿孔/等等(嘉瑞)
“不许动。”格瑞的身体僵了僵,随即又忍不住发着颤想要瑟缩成一团。

“喂,你是没听见我说的话吗?”向来态度恶劣的操作员今天也是一如既往的不耐烦,他带有几分惩罚意味地拍了拍对方滚圆的臀部,成功地让平躺在床板上的格瑞喉结一紧。

“……别做多余的事。”

他冷冷地从牙缝里挤出一句,好压住话音间微不可几的颤抖。但对方可是嘉德罗斯——哪怕只有一丝一毫的分别,他都能辨认的一清二楚。

“哈?明明是我说了不许动你却不肯听吧。”嘉德罗斯用蘸着酒精的棉签随意地擦过对方右肩后的肌肤,那片白皙已经晕出浅淡的红迹。“你可是亲口说了,成人礼随我挑——原话。”

他又露出笑容来,指尖隔着塑胶手套按在那一块冰凉的皮肤上,颇有几分理所当然的霸道意味儿,“我要亲自在你的右肩后面纹上圣王星的皇族标志——这也是你亲口答应的。”

格瑞投了降,他忿忿地把自己再度埋进并不算硬的垫子中,用沉默来表达自己失算的懊恼。

“到现在为止我可连针头都没扎进去,你不满些什么?”嘉德罗斯从喉间挤出一声愉悦的哼,“相信我的技术——我既然要做,什么都会是最完美的。”

格瑞没吭声,脑子里的片段不知道跑到哪儿去,脸色微妙地变了变。

嘉德罗斯抚摸着那片尚算平滑处,像是在确认什么一样细细检查着。

“快点。”

短促的认输信号。

嘉德罗斯自然不会去管,他反而更加有兴致地抚摸了一把,最后落在一个浅浅的牙印上,嘴角的弧度愈发高昂起来。

“就是这儿了。”

他下了不容置疑地结论,随即便毫不拖泥带水地动起来。最昂贵的仪器被他攥在手中,麻醉剂却连个影子都没有——格瑞咬了咬牙,对方明摆着是要他记住背上传来的刺痛。

“你知道,我喜欢正入式,那样我就能看见你所有的表情……”他随后用着不无遗憾的语气说:“但是我不得不承认后入的位置会更深,光是直捅就能把你爽的送上天堂。”

格瑞简直想咬死正在他背上为所欲为的混蛋。

他现在平躺着,后背上是爱人细细描摹亲手纹下的“标记”,精巧控制的力气让疼痛转换成蠢蠢欲动的瘙痒感。而早就被对方调教的食髓知味的身体,也跟着熟悉的低语起了诚实的反应——

偏偏这当口引了火线的人还在用着睥睨一切的高傲俯视着他,如同高高在上的天神冷冷俯瞰地狱中为欲火焚身而痛哭求饶的卑微灵魂。

他不该露出破绽。

打从一开始起,就不应该对那份炙热产生任何过多的注视。只一眼便足以深陷其中,沾染了毒品的身躯心甘情愿堕落在罂粟花香之内。

冰凉的针尖不知被谁的体温烧灼着染上高温,接触的地方便烫的抑制不住地发抖。嘉德罗斯的自言自语仍在继续,每一个音节都成了磨人的催情剂。隐秘的窄门插入了熟悉的钥匙,收尾落下开启祭祀仪式的一抹红。

“……!你干什……”

格瑞的挣扎还没得及用上三分力,就已经被独裁的君主全数压制。

“所以我决定在你后背的某个地方……肩膀最好,离得近,方便——留下一点标志……”

嘉德罗斯舔了舔上唇,用粗糙的舌苔在刚刚成型的纹身表面游走,也不管还没擦净的酒精。

格瑞几乎难以置信地发现自己居然就如此轻易地被挑起了反应——他甚至只是被舔了一下而已。

“这样,就算是正入式……我也能从背后宣告主权了。”

格瑞的白眼在心里还没翻完,就被身体被破开一般的异物侵入感而吐出浓重的喘息。

“现在才是成人礼的享用时间啊,格瑞。”


评论(9)
热度(105)
© 君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