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蓝兔。(凹凸,开宝,盗笔,京剧猫,火影,梦幻)cp很杂。是个喜欢产粮和吃粮的透明写手。

  君晓  

伊森卡特的消失——观后感

还有一些,几个故事还有部分细节,今天码不动了……

这个解说,强推,比大多侦探悬疑恐怖的电影还要好看,真的。

很久不写东西了,复健作品。

里面的一切推测都【纯属个人妄想】,如果你看完后和我想法一致,万分荣幸。




烟大出品,必属精品……烟大推的游戏一般都很值得挖掘和深思,这一次也不例外(首推返校)。

这一次的游戏说是景色好看,但是个人感觉剧情才是最厉害的地方……这里非常推荐喜欢看恐怖片的小伙伴看烟大的解说,一旦看进去后,愈加揪着人心,尤其是到了最后……连呼吸都没办法好好维持,在知道结局之后整个人都处于震惊又恍然的状态,剧情真的、真的非常扣人心弦了。

但是说好的不!恐!怖!呢!中途高能还有后期解密的时候室友的发出的风吹草动都快要吓死我了……

那么接下来是个人的理解和解析。

以下包含【几乎全部】【剧透】

首先从开头开始,男主身为灵媒侦探,收到一个小男孩的求助信,前往一个村庄进行调查。

这里有一段解说词:

“我”不认识伊森,但伊森认识“我”——那么从后期来看,作者自然是认识自己笔下的人物,尤其是主角。

倘若警察不帮助你,牧师不相信你,那就找“我”——警察可以代表一般的“人界”,牧师大概可以代表一般的“灵界”,那么人界无法帮助伊森,灵界不相信伊森,跨越人灵两界的“我”,自然能够帮助伊森。

那么这里的警察不帮助,牧师不相信,是否还有其他引申义呢?个人在此做一些妄测:警察代表公正、正义——或者说客观、清晰,代入伊森的家庭,对应的应当是父亲(一直在客观的角度帮助伊森),但是——父亲无力保护【支持】伊森。

那么牧师是否可以理解为灵魂的安息呢?或者说是一种精神上的鼓励、支持。那么牧师的【不相信】,是否可以理解为灵魂【不被理解】?代入伊森的家庭,母亲应当是很好的参照物,虽然很爱伊森,但却不能理解伊森,更不可能支持他的所作所为。

接下来:

伊森知道了普通小男孩不应该知道的东西——这里不太理解,普通小男孩不应该知道的……是不受理解的痛苦么?还是……死亡?

有些地方本不为多数人所见,伊森本可以画张地图的——后期的确出现了一张地图,算不算首尾呼应?(笑)那么这里【本可以】是指什么?结局里伊森已经画出了完整的事件地图,那么还差什么?

如果结合最后的对白来看,伊森一直说故事没有结束,但其他的小故事是很明显完结的,那么唯一未完结的故事就只剩下身为主角的“我”的故事了。

所以在最后,伊森说:“我还不能走,我必须写完你的故事,其他人的故事我都写好了。”

那么这张地图应该指的是标有主角行进路线的地图吧。

补充,突然意识到伊森画地图的那件屋子已经被大火焚尽,那么是不是那张伊森画好的地图也一并被烧毁了呢?所以才说没有地图?

【第一个故事】

老爷爷每天痴迷于“树液”,故意引导其他村民寻宝,自己却将树液视若珍宝,最后他依靠“树液”逃过一劫,并继续痴迷“树液”。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故事的背景(或者说这些故事的背景)基调都极为阴森,且有着森罗密布的骷髅相伴——骷髅象征着不详、死亡。

这里的故事和之后的报道事件应该是有所联系的,根据事件的线索,原本是六口之家,但因为爷爷的不良习惯导致了一场大火让奶奶身亡——题外话,这个故事似乎和火总是绕不开,奶奶是因为火而亡,伊森亦然,在故事里的村民同样也是。

说起树液,后期剧情和本报道有联系的还有一段内容,就是私自酿酒的部分。同样是液体,那么可不可以理解为私自酿的酒就是树液?那么那些器材的所有者就应当是爷爷了。

假设——爷爷因为器皿里的液体侥幸逃过一劫(大火),而奶奶却因故身亡,而很有可能奶奶对伊森的态度是最温和的,所以对伊森来说,她就是“所有的【可交流的】村民”。

推理部分的剧情就不多说了,烟大解说的比较详细了,只单从结局解析一下。

第一个死的是叔叔,为什么?首先爷爷是这个家话语权最高的——大概——比较适合最终大boss的身份,那么平常总是嘲笑伊森,还看不起他爸爸的叔叔便是最先暴露的恶人形象也无可厚非了。作为离伊森血脉最远的人,若真当有一日要用伊森为代价做些什么事,在伊森心里,只怕也会认为他会是最没有负担的一个吧。

这一段的剧情也很有意思,叔叔很听伊森母亲的话——侧面表现出伊森母亲是一个性格强势的女人——但非常、非常看不起伊森父亲,伊森【唯一】的伤害性反抗也给了这个叔叔,显然相比较其他人,伊森对于这个血缘较远的亲人也有着更为淡漠的感情。叔叔会毫不犹豫地选择伤害伊森父亲,这是否能说明在日常生活中,在伊森心里,叔叔的言行也在无形中伤害着自己的父亲呢?最后结局是伊森母亲倒戈杀了叔叔,伊森母亲本当与叔叔统一战线,但关键时刻还是选择偏帮自己的丈夫,联系后期母亲留给伊森的纸条,是不是可以说明,虽然伊森心目中的母亲很凶,自己也对她不理解自己而感到伤心和失望,但他仍然能够感受到母亲对这个家、对自己的关爱呢?所以他心中的母亲,终究还是对这个家没有做出太多实质性伤害的举措。

背景值得留意的是墓碑和乌鸦——都是死亡的象征。

原来这游戏早就买了这么多伏笔预示伊森死亡,可惜第一次看的时候真的没有想到(笑)。

第二个死的是母亲。父亲选择了帮助自己——在伊森心中,最值得信任、最深爱的显然是他的父亲。于是懦弱胆小的父亲做出了胆大包天的举动——谋杀了自己的妻子。伊森母亲临死前反而彻底安详下来,有点像伊森爷爷走前的状态。

勇敢的父亲终究还是败在陈年累积下来的无能上,虽然他甚至敢举起十字铲,但还是无法对高大强壮的哥哥造成哪怕一丝一毫的伤害。逼入绝境的父亲选择了自刎而亡,这便是对他个人而言最有力的反抗。

这一段主角“我”的话很耐人寻味:

伊森的父亲以为自杀就不会成为“它”的食物。

这里的自杀究竟能阻挡什么呢?

前面有提到沉睡者的食物是猜疑和憎恨,为什么自杀不能阻挡这些?

这里需要对沉睡者进行理解,先姑且对其有个个人的揣测——沉睡者,睡着的人,不愿醒的人,沉醉在梦中的人,套用在现实里面,能不能算枉顾清醒,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浑浑噩噩生活的人呢?

如果这么定义,那么猜疑和憎恨都会让人愈加厌恶真实,或者说真正的现实,再或者说对现实更加沉重的思考——对梦想的追逐。

这里要提到伊森父亲前文提到的设定——是个发明家,但发明的东西都是别人已经申请过专利的人,所以目前为止仍旧一事无成,有一个性格强势的母亲,人高马壮的弟弟,本身也比较懦弱,常常会委曲求全——悄悄躲起来搞发明而怕被伊森母亲发现。

那么自杀可不可以理解为将追逐的梦想自我扼杀呢?逼迫他的对象是他的儿子——或者说,生活所迫,他需要承担起身为父亲的【责任】,所以只能抛弃那些“不切实际”、“毫无用途”的梦想?

那么这里父亲对母亲和儿子的谋杀,也许是曾经或者哪怕只是想想的一种反抗呢?不一定是暴力手段的反抗,或者只是想用什么成就来证明自己——最终还是失败了。

第四个人是他的哥哥。这里也很有戏剧性——画面也是最具血腥的一段。本来哥哥与爷爷为友,然而爷爷却彻底黑化,敌我不分,率先对哥哥下了手——这一段没能理解出什么,哥哥和爷爷关系也不好?或者其他什么?——哥哥在收到重伤后反而清醒了——也许伊森希望哥哥在收到什么打击后能够学会理解他?——让伊森快跑,却最终还是惨死在爷爷手上。

最后一个死的是爷爷——大BOSS嘛。这里爷爷首先是假意恢复正常,与伊森联合战线,但伊森这里却表现出很明显的抵抗和不信任,然而却还是选择了相信他。结果爷爷在最后时刻反水,将伊森困在了里面的屋子——伊森死的屋子——伊森仍然坚持着烧了屋子,爷爷以一种很祥和的状态自愿困在原地活活烧死。

奇怪的是明明现实中手误的是伊森母亲,在伊森的故事里,无论是把他困在屋子里,还是放火的人都不是她。

爷爷很显然是思想比较顽固的一派,个人习惯怕也是比较恶劣的那种——意外烧死了奶奶——所以也许在现实里说不是是他给予伊森的压力最大,才会让伊森选择了逃离他们,选择了自己寻找一个僻静的、只属于自己的世界进行创作,那么在某种意义上而言,是爷爷亲自将伊森“推向”这个小屋的也没有错。

补充,现实中最后部分爷爷在临走前说的是:

我们要赶紧离开这儿——他甚至不愿去管现下哪怕多一分努力也许就能救回一门之隔的孙子伊森。

也许这就是压到伊森的最后一根稻草,所以他退后了一步,不再挣扎。

这算不算将伊森推向死亡的小屋呢?——我不敢说。

至于伊森最后选择自己亲自放火烧掉这一切——正如在现实中那场大火面前,伊森甚至没有怎么挣扎,而是径自选择躺在自己的作品旁边,也许对于他而言,这样的一场大火,反而是一种解脱——从亲人的“追杀”中获得新生。

在最后一幕,母亲和父亲在拼了命救火——更是为了救伊森,从神情来看依旧是母亲在负责指挥。叔叔似乎是非常懊恼,哥哥在帮爷爷扑灭身上的火。

好,继续说小故事。

【第二个故事】

美丽的女子诞子后便失去了美丽,空余每日悲伤。孩子找到女巫,最终以消失换来其原本的美丽。

贸然猜测一番:

每个女人都希望能有一个孩子,所以知道有孩子时是喜悦的。但将一个小孩儿抚养成人并不容易,所以这一路几多坚信让无数母亲操碎了心花白了头,容颜难保。所以女人渐渐老去,喜悦被难过淹没。

想要重回年轻很简单,放下现在的忧愁即可——让孩子消失即可。

这里与其说伊森对母亲失望,倒不如说伊森对生存已经开始失望了——所以结局面对火灾才会选择不挣扎。

也许母亲已经有所察觉了,所以才会留下那样一张纸条,叫伊森不要胡思乱想。

女巫的魔药房里有可以看到未来的魔药——这令贪婪的村民开始眼馋——但她无法得知过去。

没人能预知未来,那么逆向思考一下,也许可以代换成:

伊森可以清晰的了解过去,却无法知道未来——他的未来——他的亲人对这些过去并不在意,甚至可以说很不在乎——大概。

魔药房里有私自酿酒的器皿,还有那场大火的报道——故去的伊森的奶奶。

这里忽然想到,最后结局里说爷爷将伊森奶奶置于墙中,奶奶不愿意,她与沉睡者起了冲突,而爷爷必须做一个抉择——如果前面对沉睡者的定义妥当的话,那么就是沉睡者希望爷爷忘了奶奶的死亡,然后继续没心没肺地过他的日子,被置于墙中的奶奶就等同于被爷爷遗忘。


评论
热度(4)
© 君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