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蓝兔。(凹凸,开宝,盗笔,京剧猫,火影,梦幻)cp很杂。是个喜欢产粮和吃粮的透明写手。

  君晓  

深海(盗墓笔记|黑花|一篇G文-④)

赞美我最爱的黑花圈里的太太!!!!!!!!!!!!!!

一颗包治百病的胡萝卜:

深海
文/浮生辰殇


//科幻架空/改造人和灵魂共鸣/写给《如晤》的G//

(BGM:フルール

>> [1] [2] [3]



[4]



自从星际战争爆发之后,整个星球便被独裁者们接管了,原本软弱的政府被迫宣布瓦解,独裁者们凭借着庞大的资金链组建了军队。大量的青年为了生存加入了战队,优秀的被挑选出来进入精英部队,不够优秀的就会被毫不怜惜当做炮灰送去前线吸引火力。于是渐渐地,前线作战方式就从独立作战变成了组成搭档或者编成小分队的模式。毕竟没有人想去死。

 

而解雨臣和黑瞎子,是那一年通过精英战队选训的,仅有的两名队员。所以也就毫无悬念地,解雨臣和黑瞎子成为了搭档。

 

黑瞎子从涌进脑海中的记忆里面看到了许多他和解雨臣应该共同拥有的记忆,但现在看来,依然还记住它们的,只剩下了解雨臣一个人。

 

记忆当中的身影还是模糊的,但黑瞎子知道,那应该就是年轻时候的他们。飞行战队的旧式作训服,无休止的重复训练,饥饿、伤病还有来自统治阶级的侮辱,战士们的生活远没有想象中的色彩斑斓。一次又一次的战争,带来的除了死亡、病痛,几乎没有其他。大部分战士们需求的金钱,也不知所终。但为了能活下去,每个人都在苟延残喘。

 

“我看见了。”黑瞎子伸手想要去够到身边的解雨臣,他似乎忘记了解雨臣现在并没有坐在他身边。

 

解雨臣看到了男人的动作,他不动声色地坐回了沙发上的位置,像很久以前那样,也伸出手,握住了黑瞎子:“你看见了什么?”

 

“你那个时候把我从炸弹堆里面挖了出来,不害怕吗?”

 

那是一次任务事故,黑瞎子的飞行器上被激进的指挥员装载了大量的能源武器,要求他为前线的两栖战队供应物资。结果还没来得及飞出公共区,目标过于醒目外加后方火力支援不足,飞行器的两翼已经被打了个穿。

 

也不知道解雨臣当时在什么位置,黑瞎子被破烂的金属板压在了一大堆炸药和废料下面动弹不得。他勉强把自己的胳膊拔了出来,试图唤醒手腕上的数据仪。但是爆炸之后的悬浮物造成了非常严重的屏蔽,数据仪一点信号都接收不到。年轻的飞行员只好暂时性地放弃,等待着可能性微乎其微的救援。

 

但很快,他的身边就传来了金属板被切割的声音。然后没过多久,解雨臣探进来了半拉身子,满脸灰地盯着他:“还活着吗?”黑瞎子抬手晃了晃,张嘴想说话的时候一不小心被呛了满嘴的灰。金属板比想象中还要结实许多,切断的边缘又很锋利,直到解雨臣把他拽出来以后,黑瞎子才看见自己的搭档手上全是划伤。但那时候他们根本没有多想的时间,身边全都是不停歇的炮火,能做的就只有赶紧撤退。

 

事后这次行动的负责官被撤了职,整个行动也被定性为错误的激进思想,但上位者们早就忘记了当时差点把命赔进去的黑瞎子。不过他也不在意这个事情就是了,公开宣布这个事儿的时候他正拉着解雨臣去参观他的新飞行器。然后两个人在那架飞行器的操作台上,悄悄地刻了两个挨在一起的编号。

 

他那时候拉住了解雨臣的手腕,试探着地靠近,然后用唇轻轻地碰了一下搭档的脸颊。

 

“解雨臣,让我一直做你的搭档吧。”

 

 

 

“你是因为这件事才害怕爆炸的吧。”记忆一点点回到了黑瞎子的身体里面,他原本缺失的人性和感情随着记忆的填补而完整起来。

 

“有一部分的原因吧。”

 

“那另外的原因是什么呢?”

 

解雨臣沉默了一会儿,终于开口:“你消失以后,曾经有人来销毁你所有的存在依据。那次他们把你的小屋周围架满了炸药。”

 

那是和战争时期全然不一样的场景,解雨臣想。战争必定带来死亡,即便是落在荒野上的炸弹,也会发出夺目的光芒。但这是不一样的,这种体制内的毁灭完全就是屠杀,当局需要黑瞎子这个人完完全全地消失。解雨臣当时悄悄地站在了不远的地方看着冲天的火焰,明明应该是皮肤被热浪炙烤着大汗淋漓,他却只觉得寒风入骨,刺得自己生疼。

 

黑瞎子尝试着读出了解雨臣脑海里面回放的场景,第一次不知道应该作何回应。

 

他应该早就知道的,现在的黑瞎子存在意义不也是同样的理由吗。他无所不能,无所不知,却没有人类应有的感情,机器一样的自己,就算思想还没有死去,又有什么意义呢?

 

男人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到了逐渐感到的熟悉的操作台前,伸出手感受着金属原本的冰冷。他苍白的手在深色的背景衬托下,更显得可怖起来。

 

“解雨臣,我有个想法了。”他重新打开了飞行器的监视保护系统,接着说了下去,“既然我已经逃出来了,那我就要回到陆地上去。而你,是我最好的选择。”

 

操作台下面会有一部激光发射器,这是他们共同的习惯。黑瞎子说话的同时,果然在那个位置摸到了他正需要的东西。他举起激光发射器,射孔正对着解雨臣,改造人的机体性能如此得稳定,以至于射孔的位置没有一丝一毫的颤抖。

 

“现在,我的王牌飞行员先生,为我重新驾驶这架飞行器好吗?有我在,你的飞行器就可以顺利地和塔台联系上了。”黑瞎子的另一只手摁下了身上的某一个按钮,紧接着就有大型设备潜入水中的声音由远及近地传了过来。

 

解雨臣知道,那是这架飞行器原本的主体,为了保护驾驶员而被系统强制分离丢弃的主体。而现在,通过黑瞎子,系统会错误地认为飞行器和驾驶舱需要接驳,然后成为黑瞎子逃出深海的唯一办法。

 

他看着那部激光发射器,又调整了目光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男人捏皱在手心的照片,只眨了眨眼睛,没有多话。解雨臣不介意黑瞎子这样的举动,事实上如果换做是他自己,也许刚刚那个瞬间,他会毫不犹豫地启动发射器。他站在操作台前,重新调试着系统,在第三十次的连接尝试时,操作屏幕上终于接收到了来自塔台的反馈。

 

“这里是中央塔台,请进行身份验证。”

 

“No.087-9X,No.087-9X,要求返航。”解雨臣摁下了身份认证的开关,把自己的指纹录了进去。

 

紧接着他,还有黑瞎子,都听到了飞行器引擎重新启动的声音,伴随着中央塔台反馈回来的同意信号,一同划破了整片布朗斯麦海。



—TBC—




评论
热度(18)
  1. 君晓一颗包治百病的胡萝卜 转载了此文字
    赞美我最爱的黑花圈里的太太!!!!!!!!!!!!!!
© 君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