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蓝兔。(凹凸,开宝,盗笔,京剧猫,火影,梦幻)cp很杂。是个喜欢产粮和吃粮的透明写手。

  君晓  

愿赌服输(上)

食用说明:

之前的点文……嗯……我知道已经过去很久了对不起点文的小天使orz

尽量下一更完结√

是all瑞!!!!!!!!!!!!!!!!!!!!!!!!!!

这一篇就是个过渡的……格瑞出场率有点低x

全员高三毕业pa

除all瑞外只有雷祖,其余皆友情向,本篇【无雷安】,请小天使自主避雷哦

以上,祝食用愉快w






“……所以说,这是什么?”

格瑞攥紧手里的游戏盒时还有些发懵,艾比咋咋呼呼的声音顿时弱下去不少,有些畏惧地看向他。金仍旧大大咧咧地展开双臂搂着格瑞,眼睛发亮,撺掇着:“来嘛格瑞!毕业季的聚会诶!来嗨嘛!”

他跟格瑞相处甚久,对绷紧的脸上那点无措太清楚了。格瑞一言不发的样子吓得了班上那群无知的小女生,骗得过烦躁的嘉德罗斯,却怎么都瞒不过他。

凯莉凑近过来,手上拿着化了一半的棒棒糖,笑眯眯地开口:“诶呀~别这么冷淡嘛。你看,全班的人都在这儿了,班长都带头了——”

一旁的安迷修举着手似乎是想为自己辩解什么,被雷狮眼疾手快端起了一杯水给人强行灌下,结果给狠狠呛了一道,顿时气急败坏脸红脖子粗一边剧烈咳嗽着一边去追打幸灾乐祸的罪魁祸首。

凯莉眼眸从乱糟糟的事故现场转了一圈,又绕回来落在格瑞身上,继续道:“——学习委员太不合群了,也不太好,你说是吧,格瑞?”

嘉德罗斯对这番劝词嗤之以鼻,他翘着二郎腿,大咧咧靠着沙发背,目光牢牢钉在皱着眉头的格瑞身上,脸上的表情也臭的不行,完全不用怀疑只要格瑞回一个不字他就准备起身离开了。

卡米尔窝在安静地角落里,瞥了一眼笑到肚子痛结果完全丧失战斗力而被安迷修抓着用沙发垫狂拍的雷狮,无奈地在心里摇摇头,便继续自顾自挖着小蛋糕,吃的心满意足。

紫堂幻推了推眼镜,结结巴巴地说:“格、格瑞同学……毕竟、毕竟还是难得的一次同学聚会……”

雷狮终于从闹累了的安迷修手下挣脱出来,抹了把眼角笑出来的泪,懒洋洋地接道:“说不定也是最后一次。”

安迷修咳了一声,刚才一番搞得他嗓子难受的很,说出的声音也变得沙哑,“说什么呢恶党,以后总还有机会相聚的——”

“不过很难再玩得这么开了吧?”凯莉顺利领会过雷狮的意思,几乎要把恶魔尾巴都露出来,“再不痛痛快快地玩一场,以后怕是聊天问候语都成了‘您好,在吗?’了哦。”

格瑞被吵得头痛,他心说怎么搞得自己不答应就像是什么世纪罪人了一样。金见格瑞的表情有所松懈,几乎完全掩饰不住自己内心的雀跃,一下子扑到人身上,大声欢呼道:“好耶!我就说格瑞最好了——!”

凯莉眉头一挑,还有几分纳闷,总不能是自己最近追番耳朵都不好使了,她可没听到格瑞说话呀?

其他人也大都如此心态,一时间竟没人反应过来。紫堂幻倒是第一个想到的,只是没胆儿说。好在凯莉也终于把思维连上了金的线,一拍手恍然:诶呀,金是最了解格瑞的人嘛——还得再多加一个自说自话的习惯,没毛病了!

格瑞推着金贴过来的脸把人拨下去,他一贯冷清的声音也染上了几分期待和笑意,“嗯,我加入。”

嘉德罗斯头一个蹦起来(雷狮后来吐槽都是因为身高惹出来的条件反射),他直直地注视着格瑞,欣喜之意溢于言表,“格瑞!那我们就在游戏里一较高下吧!”

安迷修惯例出来打圆场,“嘉德罗斯,不要老想着争强好胜啊,这是为了促进同学情谊……再说了高考都结束了,有什么想比的看高考成绩不就好了……”

金一压帽檐,昂首中气十足地回:“格瑞才是最厉害的!”

艾比死死抓着埃米的胳膊,双眼冒心,“男神好帅!”

埃米脸色都憋青了,愣是一个音节都没往外冒。

安迷修一个头两个大,“金你不要火上浇油了……”

雷狮和凯莉纯属开热闹不嫌事大,两个人一副狼狈为奸的模样,雷狮故作漫不经心地说:“格瑞被保送了,高考都没参加,啧啧,这要比起来可难咯。”

安迷修立即火起,“恶党你闭嘴……!”

凯莉托着下巴,眨了眨眼睛接道:“诶呀呀~可惜这个‘第一’——”她拖长了尾音,还故意遗憾地摇摇头,就差把名不符实四个字写在脸上了。

安迷修彻底哑火,他嘟囔了几句自己又坐回沙发上,大概是又回想起了自己当班长的苦逼生活,举起饮料灌下一杯,颇有些可怜兮兮。

格瑞出乎意料地应了一句:“好。”这下不仅是安迷修再次荣幸的呛了一口,凯莉和雷狮等人也都有些不可思议地瞪着格瑞。金还爽朗地笑着:“我就说格瑞……诶??????”

嘉德罗斯觉得这时候自己应该非常坦然地回:“这才是我看上的对手!”然而突然愿望成真——大约凡人中了大奖的感觉也就是如此了,他鲜有被噎了一阵,才又找回平日的狂傲。

格瑞说完就自顾自找了位置坐下来,一直到嘉德罗斯迫不及待地坐到格瑞对面,凯莉才露出玩味的笑容,雷狮一甩手往前一俯身单手撑着下巴,示意自己准备就绪,安迷修到底还是操心的命,见雷狮早就买好了成箱的酒,他们也都成年了,男生这边必然少不了被灌。干脆提早分了桌,把不喝酒的男生和女生开到隔壁的包间,又特别嘱咐了紫堂幻,让他们那边结束了就不要等他们这桌了。他们这桌看架势怕是闹到深夜都不止,肯定醉鬼居多,自己在这儿铁定躲不了被灌醉的命运,不过他是早就安排过了,不必担心。

紫堂幻也是个极有责任心的,点点头应下后就跟拉着埃米艾比去了隔壁。雷德和祖玛本来想陪着嘉德罗斯,然而见格瑞难得迎战,也明白嘉德罗斯自然会尽兴,加之有安迷修在,便放心地去了隔壁。

于是这么一分,偌大的包间就只剩下他们六个人。安迷修一怔,“怎么这么少……”

雷狮忽然搭上了他的肩,笑嘻嘻地说:“我又开了一个包间,其余喝酒的男生在另一个隔壁。”

安迷修斜他一眼,压低声音,“你又搞什么?”

雷狮神秘地冲他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难得格瑞都主动答应了,自然要玩得尽兴~”

他又侧过头,趴在安迷修耳边,“不过这可是最后一次机会,安大班长,要退出就趁早。”

安迷修只觉得雷狮的语气莫名危险,他望向格瑞,对方正认真地听凯莉讲游戏规则。

他收回视线,心如擂鼓,“我要加入。”

他听见自己有些哆嗦的尾音,以及雷狮当做回答的轻笑。

从答应那一刻起便是大错——不,也许在更早之前……

游戏开始。


评论(1)
热度(70)
© 君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