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蓝兔。(凹凸,开宝,盗笔,京剧猫,火影,梦幻)cp很杂。是个喜欢产粮和吃粮的透明写手。

  君晓  

彼乡

【本篇主出胜,但本质是咔右大三角三人行,慎点】

【其余预警见合集说明或首篇】

【祝食用愉快】





壹·告白

“小胜,我……我喜欢、喜欢你!”

“混蛋,你在玩什么大冒险吗?啊?居然敢戏弄我?!”金发的少年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嘴角咧开嘲讽意味儿十足的弧度,“去死啊废久。”

……

“……那时候,小胜的回答真的是非常过分呢。”

绿谷攥紧了拳头,依旧如那时一般站定在离爆豪一臂的距离,却不再死死地闭着眼低头,像是要把脑袋都埋进地里去。

爆豪停下手中的动作,却也没有把目光落到对方身上,反而是瞥向一旁,抬起一只手搭上了后颈,不轻不重地挤出一声:“啧。”

“……我喜欢你,小胜。”绿谷咬牙,一个字一个字重新吐出来,定定地看着爆豪。对方回一个鼻音,他又深吸一口气,艰涩地开口,却越说越上瘾,大有停不下来的趋势:“即使到现在——不,无论到什么时候,我都会毫不违心地说出这句话,但我知道小胜不喜欢无法证明的‘结论’,所以我只能说,在此时此刻之前,连同现下,我都怀着对小胜的爱意……”

“闭嘴!该死、你这混蛋就没有一点羞耻心吗?!”爆豪差点忍不住放出一个爆破将刚刚清扫完毕的宿舍大厅再度报废掉,好在他即使刹住,吊着眼角恶狠狠地走到绿谷面前,一把拽着绿谷的衣领将人提起来,“谁他妈稀罕你的结论!你觉得老子是那种会担心自己被甩——靠——另一半提前说分手的垃圾吗?!”

又来了,这种完全没道理的自尊心。绿谷在心里叹气,他知道爆豪并非什么大男子主义,也绝对清楚对方的理智能够将自己的人生和他人的议论划分的一干二净,但唯独对上自己——该是值得骄傲吗?——会冒出许多“毫无道理”的自尊心,比如协助合作,比如互帮互助,比如……恋爱的方方面面。

如果小胜喜欢自己,大概会连自己比对方先告白这一件事都要气恼很久吧,绿谷再一次于内心深深叹出一口气,若苍天愿意再予他一次极度的好运,让他成功追到自己这位竹马,他绝对会忍到让对方先求婚,好满足对方爆棚的自尊心。

瞧,他对小胜的记录本可不是白做的,能够将对方有可能滋生异于常人的自尊心的方方面面都考虑到并且愿意做出一定让步的对象,除了他还有谁能胜任?

……所以一定要赶在切岛同学对小胜掌握更多情报之前,拿下小胜!

绿谷忍不住再度放飞思绪,乱七八糟地想自己趁着那一晚私战后两人关系回温,拿出必死的决心将对方一举拿下,就算真的不成也能鼓起勇气正大光明的展开追求……

“……喂!混蛋,你果然是在耍我吧?!”

绿谷愣愣地看着自己已经濒临爆发的竹马,发出懵逼的单音节:“诶?”

他眨了眨眼睛,又伸手掐了掐自己的脸,结果下一秒爆豪就目瞪口呆地看见对方瞬间飙泪的双眸,“痛!”

爆豪不由自主地松开手,后退一步和对方拉开距离,同样是一副被镇住的模样,“……你这家伙,果然是傻了么?喂,废久,给我把那副恶心人的神情收起来啊!”

绿谷泪汪汪地注视着他,一边嗫嚅着叫:“小胜……小胜、小胜……”他叫着叫着,突然像是打开了闸门,嚎啕大哭起来,“呜哇——小、呜呜、小胜——呜——我好开心、呜——”一边哭一边抬起手臂去擦,结果反而抹的满脸都是。

爆豪眼珠都看直了,他抬起一只手,头一次对自己这个不愿意承认的竹马产生了束手无策的滋味儿,他张了张嘴,又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忍住在手上炸开烟花,“停!你也太他妈能哭了吧?!该死、给老子收住!再哭就杀了你啊混蛋废久!”

绿谷下意识憋气,结果直接导致呼吸不顺,开始打起了嗝儿。但很显然他目下完全顾不得自己是怎么个形象,要不是对方嫌弃的意图太明显,他简直像扑过去把人狠狠抱在怀里亲一亲。但鉴于那双好看又有力的手还尽职尽责地放着烟花,他只好乖乖忍下自己那波涛汹涌的内心,一动不动地干嚎:“呜——我也、呜、不是、不想哭、隔、的——哇——我真的、很、嗝、开心——小、嗝、胜——呜哇——”

“我他妈才不是什么小嗝胜,混蛋废久,给老子好好叫名字啊!”爆豪暴着青筋又炸了两团,最后还是“嘁”了一声,仰头颇有些无可奈何单手捂上了脸,“混蛋,老子说的可是‘姑且纳入考虑范围’——你这家伙果然从来都不会好好听人讲话,该死的。”他又加深了语气重重骂道:“该死的!”

然后视线就完全被一头绿毛占据了——绿谷再也忍不住扑了过来,几乎用上了OFA,将爆豪死死抱在怀里,将自己满心的爱意——连同满脸的眼泪鼻涕一同糊在对方身上,成功压倒了最后的一根稻草,让爆豪彻底抓狂:“混蛋废久!你还是赶紧给我去死吧!恶心!别凑过来!滚——”

当然,捂着满脸被爆破后伤口嘿嘿傻笑地坐在治愈女神面前的绿谷,最后还是成功讨到了自家竹马的初吻一枚。

——虽然爆豪并不知道,那枚初吻早在十年前就被海藻团子拿下了。

……

“……所以,后遗症之一就是这个么?”爆豪伸手揉着后颈上已经结痂了的伤口,不自禁冒出细微的“嘶”声,惹得跪坐在床边的某人抵着压力频频投来忧心的视线,他翻了个白眼,将鼻孔对着那人的目光,没好气地开口:“别他妈在这儿给老子充大尾巴狼,骗鬼呢,要担心你早干嘛去了,下嘴那么狠——啧,妈的,你比狗屎头牙还尖可真他妈见鬼了。”

绿谷的眼神倏然凌厉起来,他不由探过身拉近两人距离,语气也低下来,“不是跟相泽老师说好了要少说脏话的吗?以及……小胜,你是怎么知道……切岛同学的牙不如我的尖的呢?”

“你什么时候能找准一次老子说话的重点?!”爆豪简直眼角都要飞出去,他抬起手,可惜腰部传来的酸痛让他再一次止住动作。勉强唤回几分理智的爆豪深吸一口气,重新咬牙切齿地找回讨论中心,“……如果没办法终身标记,之后会很麻烦的。”爆豪皱着眉头,不爽道:“混蛋废久,果然还是你太废了。”

“小胜真的很过分……”绿谷小声嘟囔着,也露出颓丧的表情,“……可是,这也不是我能决定的……欧鲁迈特没有找伴侣,所以他也没发现会有这样的后遗症……”绿谷渐渐垂下头,最后整个趴在床沿边上,传来闷闷的声音:“……对不起。”

绿谷只觉得自己双眼发酸,又酸又涩,生疼,“……小胜当初之所以愿意同意我的告白,也是因为考虑到ao结合的便利吧?抱歉,我让小胜失望了……”

“哈?!你在说什么瞧不起老子的话呢?!谁需要你这种混蛋废久来做那种事啊!”爆豪毫不犹豫地在绿谷耳边炸了两朵烟花,满意地看着对方捂着双耳痛苦又惊喜地看向自己,“小胜?!”他收回手做抱臂的姿势,中气十足地开口:“要是考虑ao结合,老子才不会答应你呢!你这种废柴绝对会在第一档就被淘汰了!”绿谷抗议道:“诶?这种说法也太过分了!说起来第一档是什么啊?”

“除废久外。”

“更过分了啊?!”

爆豪一只脚踩过去,被绿谷熟练地用手接住,他凶狠地说:“哈?!废柴还敢有什么意见?!”绿谷抵挡着对方一下一下踹过来的脚,感觉自己身上正不停往外蹦出“HP-1”的提示音,“就算是我也会生气的啊!不如说为什么小胜对我还是看法这么恶劣啊!我们是情侣吧?!”

“是爱人。”

“——!!!!!”

绿谷躺尸倒在地上,任由爆豪继续一脚一脚蹬在自己身上而毫不做防御,这下提示音直接变成“HP-全部”了。

绿谷捂着心脏,简直要泪流满面——交往后才更能体会到爆豪性格最大的美好之处——直球,从各个方面来说都real耿直。以前是因为关系“恶劣”所以对方不愿意也懒得讲,但一旦关系熟稔之后,几乎是有问必答,而且都是大实话——当然,个别方面除外——简直美好的宛如天堂!

“……喂,混蛋废久,虽然我当初答应你的确不是因为ao结合,但这也是我未来的考虑要素之一。”爆豪收回了脚,认真道:“本来我就只当你还是b,后来想着如果变成a了就正好了。但现在,既然还是没办法终身标记……”

绿谷身体一僵,他终于还是迎来了自己最害怕的问题。

“如果未来我遇到勉强配的上我的a,我会考虑让对方对我终身标记的,你能接受吗?”爆豪低沉地说,他也清楚虽然一o多a是合法的,但谁不希望伴侣是唯一的呢?然而先天条件摆在这里,一如他认为没有个性就不应该将英雄纳入未来的考虑范围,强大的天赋就应该拥有起强大的能力一样,o的发情期需要a的信息素来抚慰,而终身标记才能稳定o的发情期。而作为希望自己能有着严格自律人生的他,自然也会决定找一个顺眼的a做终身标记。

……而终身标记,也就与结婚无异了。

爆豪坦然地看着绿谷,也做好了对方就此分手的打算。他的确对废久动了心,但他的首位依旧是最高额纳税英雄不曾动摇。而且他也的确厌恶发情期不受控制时会成为软肋和弱点的这个特性,现代o之所以不再被歧视的一大重要原因就是被终身标记后,o的发情期就不会轻易被有心人拿来利用和攻击,而之后要再想作为刺激源,其效果跟刺激一个a发情是没有什么区别的,那还有什么歧视的理由呢?

爱情不能当饭吃,又非刻意隐瞒伴侣出轨。爆豪并不觉得对绿谷有什么愧疚,这一场姑且短暂的相处你情我愿,目前还没爆发过什么情感矛盾。如果一定要说的话,爆豪只是单纯觉得很遗憾,幼驯染毕竟还是很难得,尤其是你的幼驯染还是欧鲁迈特的亲传弟子。

绿谷低低地苦笑着:“……就连这方面,也是会这样十分坦诚呢。”

爆豪难得好脾气地继续解释了一番:“你既然熟悉我,废久,我也不信你不清楚我相信‘先天’对‘后天’的决定论——虽然你这家伙的存在就是对这玩意儿的最大讽刺,但对于我而言,我没打算就这么傻逼地去逆着本性来。”他顿了顿,又说:“你应该记得的,老子曾经说过——那时候还在你面前——老子就算被标记,也一定是被最牛逼的a标记。”

绿谷沉默了一会儿,最终长出一口气,“……是啊,我记得一清二楚呢,小胜。”他抬起头,第一次觉得满身疲倦,“我,其实考虑过很久……尤其是在国中要跟小胜你告白之前。那时候觉得自己什么都没有,也配不上小胜,能被接受就是万幸……后来遇到了欧鲁迈特,成功继承了OFA,发现自己竟然出现了信息素……还以为,我能够真正独占小胜了呢。”他挠了挠头,笑得嗓子发干,“老天果然不可能这么关照我啊……”

爆豪再度皱了皱眉,却也没打断对方。

“无论如何,我喜欢小胜的心情都不会改变。”绿谷敛了笑容,认真道:“虽然很不甘心……但是,从小胜的角度考虑过,也的确是这样最好……现在就算是ao结合,也很难找到一a一o的家庭,也是没办法的事呢。”爆豪闻言将头撇向一旁,面露不虞,“切,还不是为了生育率……之前直a癌大盛的时候,o一度地位到畜生都不如,直到突然发现生育率不足百分之一,才意识到o的价值……后来为了鼓励o生育,才开放一o多a,一群垃圾。”他露出绿谷熟悉的不屑神态,“本末倒置的混蛋,明明是造成社会畸形的罪魁祸首,还妄想摘取圣人的名号,可笑。”

那段历史应该是所有o都刻骨铭心的记忆,曾经的惨像影音资料都触目惊心。扭转对o的歧视风气用了将近一百年,而生育率如今也不过将将拉至百分之七——那一百年期间一旦有o被强制要求生育的迹象,所有的o都会空前一致的结合起来拒绝生育——吃避孕药,打避孕针,甚至有极端激进者还做出绝育的举动,让社会再度紧绷。当ab终于发现o的生育功能不是任他们肆意侮辱的理由而是值得尊敬的选择时,他们不得不为之前的愚蠢举动开始买单,将本该推向平等的o自愿推向了更高层,以繁殖为本能的生物终于还是要臣服在繁衍之下。

然而这种关系就不是畸形的了吗?爆豪很厌恶这种“特殊化”的方式,任意一方倾斜都不会有好下场,o表面上看起来是得到了更高的地位,其实也不过是转而喂了精致饲料的家畜。所以爆豪并没有任何要利用这些所谓的“优渥待遇”的打算,如果可以,他也不想去达到那个法律的要求。但废久就是个将他整个人生都搅成一团的意外,连带着“绝不会喜欢上非a的家伙”也一并被打破,最终也只能退而求其次。

……说到底,如果官方愿意引入“特殊抑制剂”,允许o用人造a的信息素终身标记,就能省下一大票类似的问题了。为什么不愿意引入的原因爆豪也心知肚明,一旦引入,o就会彻底脱离a的绝对掌控,成为完全独立的个体,那若是想单身一辈子,不想生子,也就无所畏惧了,祈求生育率的官方又怎能容忍?

这大概也算是逆着本性来的一条吧?爆豪想,但他可没打算把这个想法说出来,不然还不知道那个废久会兴奋成什么模样——他的那些“叛逆”行为终于得到自己的“认可”了。

但英雄这种职业果然还是交给先天有个性优势的人们吧,否则——爆豪默默地想,作为亲人,怎么可能会对遍体鳞伤的家伙不担心?……那家伙双臂的伤痕,就足够引子阿姨心惊肉跳了吧。

但唯有这个,他是不会说的。

——因为是英雄。

“……所以,我可以答应小胜再找一个a。但相应的,我要求那个a也要经过我的考量。”绿谷紧紧地盯着爆豪的双眼,“可以吗?小胜?”

“啊。”爆豪回过神,眉头拧在一起,“哈?!你是在小瞧老子吗!?开什么玩笑,老子选的一定是最好的!绝对会让你心服口服的啊混蛋废久!”

绿谷苦兮兮地笑:“果然是在这方面也要较真的啊……那就这么定了。”他呢喃着:“……真希望那天能晚一点来啊。”

爆豪皱了皱眉,却也难得没有再说什么煞风景的话,反而动了动小腿,将人再度勾到自己身边——

“啊啊……所以在那种事情发生前,尽情感恩戴德地享受吧,混蛋废久。”他笑起来,粉嫩的舌尖探出到上唇,带过一片晶莹。

绿谷如他所料那般咽了口唾沫,重新兴奋起来。

他便伸出双手,将那双清明的绿瞳拉进深潭。

……

“……爆豪。”他不耐烦地站定,抬手准备给一路上不停制造噪音的某位来个友情破颜炸,然而对方异常坚定的目光却让他尝到了心惊的滋味儿,不由自主地熄了火

轰定定地看着爆豪——虽然他认真起来的目光一向如此——但爆豪却微妙的从对方身上感受到了与绿谷一样的熟悉感,这可足以让他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应对了。

“你……正在和绿谷交往吗?”

被这样的询问了,明明是显而易见的答案——但如果仅仅是为了这样的答案,大概爆豪会彻底将轰纳入同上鸣一道的白痴范围内。

“他没有将你最终标记,对吧?……为什么呢,爆豪。”

像是在期待什么遥不可及的希求。

爆豪倏然全身都放松了,他将双手重新抄回兜内,转身正对着轰。

“罗里吧嗦地在废话什么呢?”他微微颦着眉,“不要给我绕弯子,将你心里那些肮脏的欲望给我直白地吐露出来。”

轰立刻反驳道:“并不是肮脏的欲望……爆、想和心爱的人在一起,才不是肮脏的欲望。”

爆豪便笑起来,“果然啊,你这半边混蛋,刚才那些问题是装给谁看呢?别给老子学废久那一套——有什么说什么才是你这家伙的性格不是吗?”

轰沉默了一会儿,深吸一口气,沉声道:“……那爆豪愿意跟我在一起吗?……至少,考虑一下。”他顿了顿,偏过头,面上有了几分不自然,“……我,并不是因为像混蛋老爸那样的理由……但的确是因为爆豪你的强大而被吸引。我也知道你和绿谷……绿谷对你的感情,即便如此,但我不甘心就这么放弃……你没有被最终标记,但我记得你之前有说要找一个最强大的a将自己标记……”

轰抬起头,双眼都亮起来,“……我想我有这个资格。”

爆豪嘴角抽了抽,差点忍不住来了个爆破。他咬牙,“混蛋……你现在连雄英最强都算不上,哪儿来的自信说自己是最强的a?!我可不打算让比我弱的垃圾标记我!”

轰正色:“我不会再放水了,会认真和你对战的,爆豪。”

于是再也没忍住,爆豪拽着轰的衣领,怒:“啊哈?!你这混蛋——!是在小瞧我吗?!”

轰被对方猛然凑近而增升的信息素扑了满鼻,一时有些心神荡漾,眨眨眼回了个无辜的表情,“抱歉……”

爆豪被这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噎了一口血,他松了力气,转身气呼呼地踢飞了脚边的小石子,“别他妈给老子这么敷衍的道歉——我会考虑之后再回复你的。”

他抬起头,深深地看了对方一眼,“……我不会放弃废久的,你知道吧?”

轰下意识回道:“那他果然是因为生理原因才……”

爆豪面无表情地背过去,迈步向前走起来:“……谁知道呢。”

……

“……是小胜选择的轰君吗?”绿谷轻声开口,嗓音似乎有些沙哑,“还是,轰君主动找的小胜呢?”

“这种事情无论怎样都好吧。”爆豪面上似乎是非常不耐烦的样子,“结果注定的话,谁选择谁有必要分得这么清吗?”

绿谷提高了音调,有几分急躁地叫道:“当然……”

——毕竟,他可没有完全标记的资格,若连这份偏爱也一同失去,他不是就什么都没有了……吗?

“我选择的路,无论怎样都会走下去。”爆豪一把将对方推倒在床上,自己则翻身跨坐上去,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对方,“……我选择的人,也无论如何都不会放手。”——不管是哪一方先开口,只要是我亲口答应而成立的关系,便不会主动退出。

多年不在同一频道的幼驯染在此刻终于重归于一条线,绿谷乱成一团的大脑成功重启,他呆呆地眨了眨眼,似乎又回到了告白成功的那个晚上。

“……所以说你这爱哭的毛病什么时候才能改掉啊。”他听见自己的爱人极其无奈地叹出一口气,然后便是唇舌间熟悉的濡湿与温热。

“我可不希望生一个爱哭鬼啊混蛋废久,给我提前做好榜样啊。”绿谷闻言忍不住在心里喟叹:充满魅力的、诱人的小胜。

——永远的,他的小胜。


评论(3)
热度(60)
© 君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