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蓝兔。(凹凸,开宝,盗笔,京剧猫,火影,梦幻)cp很杂。是个喜欢产粮和吃粮的透明写手。

  君晓  

彼乡(3)初分化(下)

出轰胜咔右大三角~

预警见合集首章~

abo设~

总算把前情全部写出来了……之后就该三人行的甜甜日常啦~

祝食用愉快!






叁:初分化(下)

“小胜……真的很香啊。”

失手将母亲嘱托送给幼驯染一家的鲜奶打翻到对方身上的绿谷,双手撑在地板上,身下是满身白渍的幼驯染。据说是母亲挚友特地从牧场发达的地区捎回来的牛奶,带着丝许腥气的甜香铺满了爆豪的身体,最后又钻进绿谷的鼻子里。他突然意识到那些人描述的、小胜身上的信息素是怎样的感觉,这样美妙的味道……

“你在发什么呆啊混蛋!给我赶紧起来然后滚开!”

在光己的视线下,纵然刚烈如他,也完全不敢随便再对自家这个“废柴竹马”乱动手了。

绿谷手忙脚乱地站起身,急得快要哭出来,“对、对不起……小胜你怎么样,受伤了吗?哪里疼吗?……糟了,衣服!赶紧脱下来……”

爆豪一把打开绿谷伸过来的手,有些狼狈地爬起来,凶恶地回:“根本一点事情都没有!完全不需要你这家伙的帮忙啊!罪魁祸首就给我好好反思!”

绿谷还没来得及再说什么,光己就已经一巴掌呼到爆豪的后脑勺上了,“臭小子!说话客气一点啊!人绿谷好心给我们送东西——说起来绿谷能记得你这家伙就不错了,不小心打翻而已,还是说你连洗干净沾了牛奶的衣服这种小事都不会了么?”

爆豪果然被吸引了注意,用更大的声音开口:“你说什么呢臭老太婆?!这种事马上就能做好给你看啊!”

然后绿谷就唰地红了脸,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的幼驯染三两下脱了短袖,光着上身走向洗衣房。

光己叉着腰,冲爆豪喊:“只有笨蛋才会冻感冒哦!”爆豪头也不回,“才不会感冒啊!”

光己无意识地流露出欣慰的笑容,又转成爽朗的笑颜看向绿谷,“绿谷君先坐这儿休息一下吧?我家那小子就这个脾气,想必这么久你也了解了,还望你不要跟他一般见识。”绿谷练练摆手,“不、不会,刚才的确是我的错……”

光己为他斟上一碗茶,“刚才哪儿算错,一时意外。你能记着我家这小子,我就已经非常感激了。”绿谷诺诺着不知道该怎么回,心神却早跑到洗衣房里半裸着上身的幼驯染身上。

之后那股奶香便一直似有若无地萦绕在他鼻尖。

引子发现自打自己孩子给打小儿一起玩儿的爆豪分了一份牛奶后,就对这款牛奶情有独钟了。该说果然小孩子还是对分享的东西各位感兴趣吗?引子默默托那位挚友给自己多带了一些,后来干脆长期订了。而绿谷也就顺势养成了定时喝这款牛奶的习惯。

……

轰一早就知道自己是a,和一般孩子不同,安德瓦在他十二岁那年就特意托人找到了特殊个性的英雄,似乎是想着如果检测结果不合心,那就人为改变。轰不知道那样的改变会给自己带来怎样的变化,只是知道安德瓦的想法后有种彻骨的绝望,连反抗的心思都要湮灭。好在结果差强人意,他确实是如安德瓦所愿是一个a。不用改变又好像认了什么一般,他一时也没什么开心或埋怨的想法,只是漫不经心地想着:啊,是a呢,不用改变,少了很多麻烦吧。

一直到初三,周围的人都陆陆续续开始有了分化的结果,他才渐渐重新意识到身为a是怎样的感觉。高一叶隐透的发情期突然到来在班上闹了一场不小的风波,但姑且也算是给班上的诸位上了一堂意义深刻的生理健康课。

之后相泽消太便再征询后选择了本班同学可以互相告知彼此的第二性别,最后统一宣示了一遍。班会课上,在读到爆豪是o的时候,全班都沸腾了,充斥着各类不可思议地叫声。绿谷似乎一直想说什么,也一直没能说成。在相泽即将爆发前,还是爆豪率先开了口,面上挂着标准的恶人颜,语气不善,“你们这群叽叽喳喳地在废话什么啊?老子是o是a有什么关系吗?说到底两方都有垃圾一样所谓动物本能的发情期吧,不就是比a多了一个子宫——怎么,有规定多了个子宫就不能揍敌人了吗?”

完全用直白的话语震惊了在场的全班同学和老师,本来就连相泽都有些担心爆豪得知这个结果会有什么心理负担,没想到在性别平等方面爆豪的心理建树格外优秀,压根就没认为性别对他有什么障碍。

绿谷倒是对此有着更深刻的认知,他记得当初去测试的时候,悄悄去看自家幼驯染的绿谷看到了单子上硕大的o,立刻连心都绷紧,几乎是难以抑制地幻想如果爆豪看到后会有怎样的极端反应,越想越心惊,连忙要跟进去,却在门口听见爆豪平淡的声音:“……英雄法有规定o不能做主战英雄吗?”

医生似乎愣了一下,缓慢地回:“也没有……”

“那不就得了,我只是要做最强的英雄而已,既然不会影响,那就没什么关系了。”

绿谷眨了眨眼,悄悄退步离开了。

是啊,完全不会考虑什么所谓的世俗眼光,将自己能做的都做到最好——这就是小胜啊。

不过o最终还是要和a结合的啊……小胜他,也会选择a吗?会选择怎样的a呢?……

绿谷攥着自己心脏处的布料,几乎要窒息一般。

……不想松开手,不想,把小胜让给别人。

神呐。

……

轰觉察到自己的感情还要感谢ao之间的生理吸引。

黏着在爆豪身上的目光,最早是因为情不自禁追寻着本能好感倾向的信息素甜味,但是轰自己却没有意识到——谁能想到爆豪是个有着如此甜香信息素的o呢?

但也因此,轰没有如其父所最看重的那般,将“强大的o”定为自己未来伴侣的要求。反而在发现自己对爆豪格外的关注后,恶意地想着知道自己是个同a恋的安德瓦脸上会是怎样精彩的表情。

没有o能如爆豪那般夺目耀眼,轰在对战之后愈发坚定。飞蛾扑火大约都有着一样的决绝感,他只愿离那炙热的太阳近一些、再近一些。至于自己是否能善其身的下场,却不曾思虑。

但爆豪是个o——得知这个消息的他反而愈加苦恼,这番喜爱有违他最初定下与父亲对抗的想法。

如果他爱上了爆豪,与那个一直追求着与强大o结合的父亲又有什么区别?

有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被自己绕进逻辑的死胡同,自我苦恼。

一直到爆豪被敌联合抓走的那次,他终于彻骨体会了一把“失去爆豪”的恐惧,这才恍然:管他什么理由,自己喜欢爆豪,反正这份感情是已经笃定了的。

就像要求同a恋改变性向一样,ao恋强行弯也是不合理的。轰终于理顺自己的想法,选择在一起补课的路上,向爆豪告白了。

……

爆豪一直都是一个实力至上主义者。

世间任何,无论男女,无论ao,无论老少。

——唯有实力永恒。

所以与世俗主流想法相异,爆豪对a没有任何向往之情,对o也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排斥反应。如果可以选择,他会毫不犹豫地选择b。

体魄这种东西都是可以通过后天锻炼的,加之强大的个性辅佐,纵然没有信息素加成,也完全不在爆豪的担心范围内。然而ao的硬性短板就是发情期,这简直是给敌人送到嘴边的弱点,爆豪唯独对这一点烦得要死。

被检查出是o的那刻,爆豪的确有那么一瞬的颓丧,不过毕竟三分之二的几率有发情期,他就算撞进这个范围也实属正常。如此自我安慰着,他倒完全遗忘了社会对o的不当看法。

还是一旁的医生,尤带不忍地开口:“不要灰心,就算不是主战英雄,也有很多o选择了文职类型的英雄工作……”

爆豪投过去一个怪异的眼神,“我为什么要选择文职类型的英雄工作?”又顿了顿,紧皱着眉头,“英雄法有规定o不能当主战英雄吗?”

医生被他噎的一愣,“也没有……”

“那不就得了,我只是要做最强的英雄而已,既然不会影响,那就没什么关系了。”

爆豪站起来,咧开嘴,“就算是文职工作也会统统做好的!你就等着在第一的位置看到我的名字吧!”

医生被吓了一跳,他僵硬地点了点头,送走了爆豪,摘下眼镜擦拭,一边嘀咕:“对自己充满信心呢,明明只是一个o……”他又戴上眼镜,迎来下一个略有羞赧的绿发少年,“你先坐好,伸出手臂……”


评论(3)
热度(33)
© 君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