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蓝兔。(凹凸,开宝,盗笔,京剧猫,火影,梦幻)cp很杂。是个喜欢产粮和吃粮的透明写手。

  君晓  

切割

食用说明:

其实是一个长篇的梗……不过最核心的情感都写出来了,加上也是悲剧所以……应该不会再写成长篇了。

BE预警。

想表达我心中“幼驯染”的意义。

以上,祝食用愉快w




爆豪胜己对绿谷出久来说究竟算什么?

没有万分之一的相性好,如果未曾相遇即是童年回忆中的最大幸运。

广义的不合和幼驯染的广义相合。

哪个才是属于他们的标签?

——像是一道无解的伪命题。

++++++++++++++++++++

从未遇见过爆豪胜己的绿谷出久,不过与爆豪胜己相识而已的绿谷出久,以及相爱了,最后却唯独只遗忘了爆豪胜己一人的绿谷出久。

平平淡淡的人生,平平淡淡地为欧鲁迈特而感动,产生了想要成为英雄这样的想法,平平淡淡迎来了无个性的判决……在从未受到十年如一日的嘲讽与欺凌的少年,平平淡淡地成长,以成为英雄这样的标准,当着一位普通人。

被称赞为平民英雄的时候,却同样刻上了平庸的永恒标签。

第一位的人生,就在这般境遇中度过了。

从小坚定成为英雄的少年,经历过与一位校友的凶险事件后,遇上了所谓的奇迹,之后在经历一系列事件后,成功完成了自己当初的愿望——成为NO.1的英雄。

他只是记得自己的同期有一位脾气异常火爆的英雄,两人偶尔会彼此较劲,习惯了对方一贯的嚣张后相处倒还融洽,正常合作也都没关系,却也不会过多交流了。

后来排名第一的英雄和同期的轻灵英雄结婚诞下一子,除了工作高危,竟也算事业有成家庭美满走上人生巅峰。

第二位的人生,如童话般美满。

不一样的。

绿谷出久用手掐住自己的脖子,他腹中一沉,胃袋贸然舒张,酸液翻涌,像是有什么人穿透他绷紧的腹肌,然后张开五指,狠狠地、握紧了脆弱的器官,又肆意地扭曲。

绿谷出久最后还是没忍住跌跪在地上,张开嘴哇地吐出来。眼泪混着污浊一同倾倒在地上,还有鼻涕之类,杂糅成令人作呕的样子。

不一样……的。

绿谷出久痛的像是被人活生生抽走了一半的骨头,敲碎了、有一点点夹出来。他望着那一行明晃晃的“小胜,我爱你”却什么都想不到,什么都……感受不到。

而当他妄想对自己的人生进行回忆,那种痛苦便如蚁嗜再度攀上。

绿谷出久与爆豪胜己究竟是什么关系?

就算是一方的不存在,另一方也足以安稳度过人生吧?

就算是一方的不相熟,另一方也足以成为最伟大的英雄吧?

……但这些,都是不一样的。

绿谷出久在丽日泪流满面地问询中哑然。

——“你还恨着爆豪君……吗?”

当时自己的回答好像是“恨”吧。

——“……怎么可能,做出那种事……还被原谅什么的,不可能吧。”

啊啊,就是那样,那些记忆,那些痛苦,早就深入骨髓,在每一个不曾深眠的夜晚,在每一个为着命运的不公,为着自己无个性的绝望的夜晚,都被自己亲手剜开伤疤,再把那一切鲜血淋漓地呈现在自己面前。

——“那为什么……为什么……呐、绿谷君,是对爆豪君告白了吧?那为什么绿谷君还会爱爆豪君呢?!”

为什么……呢?

——“因为小胜他,是强大的。”

真是、完全不负责任的回答啊。

其实绿谷自己也并不理解这种感情,他分明对那个人是艳羡的、嫉妒的……嫉恨的。

上帝的宠儿和上帝的弃儿,到底怎样才能互相理解呢?

一直到后来,他中了敌人的个性。

——“失去对最爱的人的记忆。”

可笑的如同小说里才会出现的剧情。

绿谷捂着脸,愣怔怔地看着自己满手的泪液。

只是忘记了一个人,为什么就像自己被亲手撕裂了一样呢?

仿佛留在这里的不过一个残破的躯壳,连灵魂都变得不堪。

不算偶然的偶然,敌方打定主意要趁他现在状态不对针对他,千打万算还是没躲过最后一记。

然后就是完全新奇的漂泊体验。

他看到自己度过了平凡而安稳的一生,那个世界里的他从未知晓过“小胜”,只是偶尔会将目光停留在电视屏幕上的那个暴脾气的英雄身上。

还有一个,几乎是他现在生活的完美版。那个由丽日诞下的孩子最终选择从事了学术和科研,早早便远离了每日心惊胆战的英雄生活。

这样幸福的世界。

——可他们是不一样的。

绿谷出久终于落下大滴大滴的泪珠,嘶哑着嗓子哭喊出来。

“——小胜!”

他们终究是不一样,因为小胜。

……他的小胜。

绿谷出久可以与爆豪胜己毫无关联,但“绿谷出久”不可以。

泛指与特指,向来都特殊。

那是他从年幼起便开始的期许,那是他自小仰望的光,那是他理想的二分之一,那是他过去的不可或缺。

爆豪胜己曾横穿他的整个生长期,他也绝不会松手让对方离开他的成熟未来。

“绿谷出久”是不一样,这个世界的他全盘接受了来自爆豪胜己的无论有意还是无意的善意和恶意,他以对方为目标,一步步奔过去,然后掐着皮肉将对方融进自己的身体里。

用绝对的利己主义的名头。

他因为有对方的存在而怯懦,而畏缩,却同样因为对方的存在而坚定,而强大。

因为他的回忆里拥有他,也是最重要的部分。

绿谷出久终于从即将溺死的边缘挣扎返世,紧紧攥着自己抢救回来的那些珍贵片段。

“——我、想起来、想起来了!”

“——全部、全部都……!”

“——小胜……”

在英雄爆心地牺牲的第三年,中敌人个性的一个月后,英雄“人偶”——绿谷出久,终于恢复正常记忆。

“我们可是幼驯染啊……”

“没有你的回忆,就等于被挖空了一多半的人生,怎么可能不察觉的过下去啊……”

“——可是,没有你,我一个人要怎么创造未来?”

继承了和平象征的英雄,第一次、再一次,如少年般失声痛哭。

                                                                          ——完



碎碎念:

其实有点微妙的撞梗了,但是的确是自己独立想出来的,跟早先那位太太发出来的文表达的思想也不一样,想了想还是决定发出来了。

在我心里,所谓“幼驯染”的意义,最重要的就是时间和相处记忆的无可替代。

——我曾经参与了你最青涩的人生。

老实说我并不认为爆豪对绿谷有多么的相性好,甚至可以说,如果绿谷身边的幼驯染不是爆豪,而是丽日、饭田、轰……或者性格更好一些的人,也许绿谷会成长的更好也不一定。(当然也有可能更坏)

在这里只做了两种假设,也是我心中比较贴合现实的两种极端假设。

因为绿谷无个性是既定事实,这个事实跟爆豪没关系,所以无论如何他都不可能顺利实现自己成为英雄的梦想。

在不黑的前提下,没有爆豪的那一场噩梦遭遇,绿谷实在也没可能得到欧鲁迈特的青睐。(这里只讨论了实施因素,还有一个个人比较在意的感情因素放在后面了)

那如果假设绿谷得到OFA也是必定事实,那他多少都要和爆豪有点交集,而按照绿谷原先的性格,在不清楚爆豪经历的前提下,他很难会对这样脾气暴躁恶劣的人有什么亲近的想法(雄英的天才太多了,战力方面也明显是轰更占优势,绿谷如果是对强者感兴趣,应该会继续收集爆豪的情报,但好感度绝对一般般),至多是同学情谊一场(不过鉴于A班都是小天使,氛围很暖,好感度应该会在朋友的及格线上),反正感情就很清楚那种,不会有什么心动的感觉。(这里同样有相应的,爆豪对绿谷之前也不了解,那只会将绿谷当做一般A班同学对待,不会特别恶劣,也没有多余的感情,很多深刻互动自然也不会发生)

然后就是主线成长,绿谷顺利成为NO.1(当然这里肯定会和爆豪有竞争,不过这时候的竞争也就跟爆豪跟轰的竞争一样,同样没有什么特殊感情),成为和平的象征,和同期的“爆心地”也就这么终此一生了。

出茶是因为……在没有和爆豪是幼驯染这个前提下,按照平哥的剧情……怎么看丽日都是妥妥的女主了吧……(有了爆豪后女主剧本就是爆豪的了←我瞎说的)

说了这么多假设,最后当然还是要落回原剧啦x

“爆豪胜己”对“绿谷出久”来说,究竟算什么?

最贴合我心中的答案已经在文里给出了,现在来絮叨絮叨原因。

现实中的幼驯染、青梅竹马真正能坚持一生的其实也不多,很多发小啊到最后也就剩一句哦。能走过一生(包括朋友意义)实在不容易。

但是即便如此,为什么ta仍旧是那么特殊的存在?很简单,相处的记忆。尤其是像出胜这样从幼儿园相处到高中的,相当于一个人的意识从破碎到完全的全过程你都参与其中了,能不重要吗?

——尤其是这个人的存在还影响了另一个人的意识建立。

这里的意识包括三观、性格等一切思维方面的东西。

幼驯染牛逼吗?幼驯染就是牛逼啊。

这里要插一句,虽然我觉得出胜相性不咋地,但这是建立在两者不相识的前提下,然而一旦两人相识,那我觉得真的,天雷动地火他们的人生就是一个互相融合的过程,谁都离不开谁。

首先,爆豪性格这么燥还不都是绿谷你惯得在回忆杀里可以看出,出胜是在那路人组之前最先认识的,也是腻在一起最久的。绿谷又从小就对爆豪很崇拜,那爆豪最开始那点傲气是谁给他的呢?——没错,就是绿谷。

仰望与被仰望的关系,就从这里开始。

爆豪给了绿谷生命中除了屏幕里欧鲁迈特英勇形象外的第一个(应该也是唯一一)“英雄”的象征,绿谷给了爆豪第一个(应该是)崇拜的迷弟,这也是小孩子骄傲的来源。

落水事件是二人关系的第一个转折点,绿谷让爆豪意识到自己的“弱”,同样,身为被仰望者,却被自己的“跟班”“怀疑能力不足”,这足以成为爆豪针对绿谷的原因了。

绿谷被检查出无个性也是一个转折点,从这里开始,其实正常心理而言绿谷应该是陷入自卑和自我怀疑的心情里了。虽然仍然还坚持着要成为英雄这样的想法,但无论怎样都会觉得挫折吧?

而对于将“英雄”等同于“绝对的强大”而作为一生憧憬的爆豪,得知“无个性的废物”居然也存在和自己一样的目标,加上本身对绿谷的恶感,瞬间恶感MAX也就能理解了——如同挑衅一样的行为,爆豪自然忍不了。

这里再重申一遍个人观点,爆豪对绿谷的校园欺凌永远都不会洗的,也洗不白好吗(。)上面说的理由,也只是为了更好的理解爆豪这个角色以及当时的心里,但即便如此,无论以怎样的理由,校园欺凌都是非常、非常过分的行为。

这段时间爆豪针对绿谷的过分行为其实个人觉得是正负buff参半的。首先,在这段时间里,爆豪这个人就是一个大写的、活着的牛逼,非常耀眼的存在。如同太阳一样,让人只要看到他就会想到:原来人是可以做到这种地步的,原来一个人可以全能到这种地步。他就是一个活着的标杆,是足以激起有梦想的少年奋斗的目标。

那么爆豪对绿谷的行为呢,先从常规认知上的负面buff来说:给予了绿谷非常大的精神压力和从精神到生理上双重打击,是绿谷之前生活那么惨的(几乎)罪魁祸首。

正向buff其实也比较微妙……

谁都多少有点反骨,小到你说不让做我偏做,大到你说我做不成我偏要成功。对于绿谷而言可能就是:男人怎么能说不行明明是幼驯染,明明梦想都一样,你凭什么否定我?

也许会有“只有你不应该这么说我”的buff吧(就好比遇到挫折时路人怎么说都无所谓,但亲近的人如果说不行的话就会非常生气)

为什么会觉得有这种buff呢……虽然绿谷一直表现的对爆豪很怂,然而实际上,绿谷从来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畏惧过爆豪。这很奇怪不是吗?如果一个人被从小欺负到大,居然还能将自己放在平等的地位?

绿谷不畏惧爆豪的理由:从来不会因为爆豪的责难而放弃过自己的选择,【从】【来】【没】【有】,小到在爆豪面前充英雄,大到希望渺茫仍旧坚定地选择了报考雄英。为爆豪产生的担心情绪是条件反射的基础情绪,如果真的将一个人放到自己无法触及的强大的位置上,那根本就不会对其在第一时间产生担心吧?那么强大为什么还要担心?更何况是恶向畏惧的强大呢?

更何况在雄英之后,与爆豪对战时冷静地分析,完全不像和欧鲁迈特对战时脑子里只剩下逃跑(当然对欧鲁迈特的怕应该是纯尊敬意味的对其强大力量的正常心理),即使坐在爆豪身后也能正常上课学习,林间合宿那句“还给我”……其实最后一个就能说明一切了,绿谷真的就没有把爆豪按敌对向角色对待过,自己人打打闹闹怎么都好说的那种。哪怕是受过那么多被欺负的对待,那又怎么可能对爆豪产生真正意义上的畏惧啊(。)

个人以为也许绿谷可能曾经真的把爆豪放上过自己心中的神坛,而落水事件的那次伸手,就已经是绿谷将爆豪从心中神坛上拉下来之后了。一个人可以对神不敢产生逾越之心,但对于强者,却很容易激起好胜心。

在强大的人终究是人,那么彼此就都还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绿谷把爆豪落下神坛的时候,应该也就做好了将其超越的心理准备了——这应该是需要心理准备的。

那么,一个强大的,熟悉的人,总是来找你挑事,冷嘲热讽——完全就可以代换成激将法:你不是连这种程度都做不到吧?

熟人的激将法和普通路人的激将法效果是不可同日而语的,不信的话可以自己尝试一下(。)更何况是他老婆

而且,绿谷是清楚爆豪是“普通人”的,他了解对方为数不多的弱势(落水、打胜但仍旧留下的伤、哭泣)所以他会知道什么样是爆豪“求救的神情”,所以他知道爆豪所有的胜利都不是轻易而来,而如果是努力——努力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不是吗?

所以爆豪是绿谷心中的“胜利的象征”,并不是因为爆豪的天赋,而是爆豪对于胜利的执着、以及坚持不懈的努力。

这才是给予绿谷得以坚持的动力。

再加上这个人就在自己身边,还总bb自己废柴,什么都做不到——哪怕是自己想要放弃,都会不争馒头争口气要让对方打脸不是吗?

想要以对方都认可的方式站在对方身边,这也算是动力之一了吧?

(悄咪咪说一句,一直认为双核心所代表的应当是“自信”和“努力”)

但是这些东西真的只有爆豪可以给绿谷吗?也不尽然吧——亦或者,绿谷成为第一真的这些经历缺一不可吗?少年漫喜欢欲扬先抑,主角总是在打击中顽强生长,现实里却时常需要坚定的鼓励与支持,有一个无论何时都绝对支持自己的幼驯染怎么说都更适合成长吧?

但正因为这些经历,爆豪成为对绿谷而言独一无二的存在。

既向往又畏惧,既赞美又厌恶,如此这般蕴含着复杂情感的关系。

经历,塑造了感情与关系,至少在这个世界里,绿谷出久不能没有爆豪胜己。

以上,一点拙见。

评论(31)
热度(13)
© 君晓 | Powered by LOFTER